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逸闲客之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际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字逸客,号悟砚斋主,河东闻喜人,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自幼喜好书法,上溯晋代“二王”,下至明清诸家。在汲取传统基础上,关注当代书法创作趋势,为提高积蓄量 。习作过程中,得到贾大一、柴新胜和乔建堂等老师的指导与帮助,使书艺不断精进。作品入展了2008年山西省煤矿书协主办的“迎百年奥运 铸晋煤辉煌”主题展览,2009年“晋城煤业杯”山西煤炭系统职工书法美术摄影展览,2013年11月荣获中国山东文化产业国际商会、韩国海东研书会、中国国际孔子文化促进会等联合举办的“首届中韩孔子文化书法展”金奖。

网易考拉推荐

万庆良,媒体人最想对你所说的三句话 (转摘)  

2014-06-30 16:52:46|  分类: 媒体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万子,知道你刚刚于大庭广众之下,突被中纪委宣布“双规”,离开广州,而拎至京城。知你从省部级云端,跌落到犯罪泥沼,心情郁闷到极点,寻死的心都有了,于是,一直埋在我肚子里,想对你说的三句话,终于有了合适的出口机会。
     第一句话是两个字:报应。如果再增加两个字,则是:强拆报应。
    三年前,你履新广州后,率众强拆豪宅,饱受坊间争议。因为被拆的二沙岛上建筑“非富即贵”,既为你赢得不惧豪强的名声,同时,也埋下了今日的灾祸。强拆他人住宅,无论是什么人的住宅,都是造业,不可能给你或是任何人,带来任何福报。
  知道燕子吗?燕子将家安在他人屋檐下,房梁下,聒噪扰人清梦,排泄令人恶臭,按照现时的逻辑,自然属于非法建筑,应予以一拆为快。可是,燕子应在何处栖身,你想过吗?世间上有些事,不是仅仅用所谓的法律,就能衡量和制约的,更何况还有恶法一说呢?!
  何谓恶法?无视他人居住在先的权利,强拆他人住宅,无论是茅屋,亦或是豪华别墅,都属伤天害理。导致这样事件频频出现的法律,皆为恶法。毁人家园,而且,价值高达一至两亿,那就无异于种下一至两个亿的仇恨。样板戏《红灯记》里李铁梅有一句唱词:仇恨入心要发芽。不知你是否记得?事到如今,此仇此恨,不只是已经发芽,而是早已长成参天大树。
  实不相瞒,本人也是强拆的受害者之一,所以,对此感同身受。被强拆地点: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地区,距鄂省大院不到一千米。可叹我用转业费、参战补助费建起的住宅,被强拆两年,至今仍未获应有补偿。
  
   第二句话,也是两个字:轻狂。再加两个字:年少轻狂。
  据坊间传报:你曾率省府办公厅球队与市府办公厅球队比赛,无人敢撄其锋。当颂歌盈耳之际,你可曾想到,并非是你的球技如何超尘脱俗,而是你添居高位,无人敢捋尔须,直唾尔面。你四十来岁,就已晋身厅官,又十年,再上两级台阶,成为华南一大都市的一号首长。果然是志得意满,权倾南粤。
  见过你的题字,精心装裱之后,悬之于粉墙。恕老衲直言,那是连一个初中生都不如的,在下念初中之时,也写的比你好。然而,然而,你却缺乏自知之明,自我感觉良好。这不是年少轻狂是什么?
  记起近二十年前的一件旧事。朱镕基时为副总理,视察深圳布吉农产品市场。董事长及当地官员,纷纷邀请其留下墨宝。朱不忍拂众面,又不愿自食“不题字”的许诺,于是,悬笔片刻,客气道:“我的毛笔字,写不好。但写自己的名字,还可以。”于是乎,在宣纸上留下姓名:朱镕基,某月某日。
  以朱的地位、身份,修养,尚如此谦逊,你一个六零后的后生,对书法素无半点研究,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留下墨宝,哂笑四方,果真轻狂得可以。
  轻狂,自然要为轻狂付出一定代价。好在你还年轻,如果贪贿不是特别特别重大,因此,还不至于判死立即执行。在未来的日子里,你有的是时日,尽可以为你的轻狂之举而反思。
    
   第三句话,同样是两个字:政改,如果再增加俩字,则是:主动政改。
  知道刘少奇晚年的悲怆故事吗?在位数十年,从未想到过宪法,直到被红卫兵批斗,自知大祸已至,命之将尽,这才掏出宪法,为已申辩。然而,一切都晚了。
  你为官凡二十余年,何曾提到过政治改革?何曾主动倡导实施过任何防止公权力滥用的制度?古人云:政声人去后。你留下的是什么呢?
    不错,你除了带队争取来一些工业项目之外,还留下一套套漂亮的言辞:请人监督自己。可是,如何监督,你出台过一份如何监督你自己的制度吗?受到监督的人,不愿意接受监督,打击报复咋办?
  提及监督,你公开公布自己的财产有伐?说制约,你可曾有过一份政改提案,何曾有过一份取消特权享受的提案?你以每月600元租住4000元的豪宅,这本身就意味着职务腐败,而你却用来标榜你所谓的廉洁。
  本人曾采访报导过许多贪官,他们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权力大而制衡小,制度导致其为所欲为,最后,算总账时后悔已晚。本人曾对贪官___深圳两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劳德蓉发问说:“如果当初新闻媒体,报道对你不利的贪腐新闻,你看到后,还不跳起来?将这记者打入另册?”劳闻言,脑袋一低,喃喃道:“那是,那是。”
  前两天,《环球时报》的胡总编,终于因你的落马,在微博里也首言政改,众皆诧然,在下则不以为怪。不久前,审计部门对《人民日报》的审计结果已经出笼,相信胡总编已经为此而吓出半身冷汗了吧?
  在下要奉劝那些至今仍然明里暗里抵制政改官员的是,只有政治清明,有一个强有力的自由媒体,独立司法存在,这才能遏止住滔滔若江河之贪欲,不至于因之成为决堤的蚁穴,一发而不可收。于已、于家、于国,皆利大于弊。
  小万仔,老夫这些话,对你或许已属多余。但对于现在仍执掌大小公权力者,对小赵小钱小孙小李者们,窃以为正当其时。你说呢?
    
                                                                                                                       资深媒体人:徐选礼
                                                                                                                           2014年6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