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逸闲客之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际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字逸客,号悟砚斋主,河东闻喜人,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自幼喜好书法,上溯晋代“二王”,下至明清诸家。在汲取传统基础上,关注当代书法创作趋势,为提高积蓄量 。习作过程中,得到贾大一、柴新胜和乔建堂等老师的指导与帮助,使书艺不断精进。作品入展了2008年山西省煤矿书协主办的“迎百年奥运 铸晋煤辉煌”主题展览,2009年“晋城煤业杯”山西煤炭系统职工书法美术摄影展览,2013年11月荣获中国山东文化产业国际商会、韩国海东研书会、中国国际孔子文化促进会等联合举办的“首届中韩孔子文化书法展”金奖。

金道铭身后的“双子座”疑云(转摘)  

2014-03-04 17:17:07|  分类: 媒体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记者李旭东2月28日发自太原

 

2月27日早晨7点多,中纪委、监察部官网挂出一条消息:山西省人大党委会副主任金道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金道铭是在1月22日被补选为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2006年8月至2011年2月,金一直担任山西省纪委书记。

中纪委所说“严重违纪违法”事实指哪些,现在不详,但《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到的某“姊妹花”经营的个人企业占用国企资金开发楼盘,而后再出售给国企的事件,背后影响人即一致指向金某。涉事企业至少包括兰花集团、晋煤集团和兰花集团控股的兰花科创(600123)。

“数字矿山基地”

2009年12月30日,兰花科创发出一份董事会决议公告(临2010-01号),公告宣布了这次董事会讨论通过的八项议案,其中第六项就是该项叫作“投资数字矿山基地项目”的合作投资议案。

公告写道:

随着煤炭资源整合与兼并重组的推进,为有效提升煤炭企

业安全管理水平,公司拟与山西奥科新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

太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共同开发建设山西数字矿山基地。该

项目地处山西省太原市汾河东畔核心板块地段,地理位置优越,

交通便利。数字矿山基地主要包括综合自动化、综合信息化、

重大灾害预警、管理决策等系统。通过数字矿山基地建设可以

为矿山企业生产管理、安全管理、节能降耗、管理决策等提供

一体化平台,为矿山企业转型发展、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创

造有利条件。

山西数字矿山基地项目,注册资本5.533亿元,其中公司以

货币出资4.98亿元,占90%,山西奥科新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

货币、土地使用权出资5530万元,占10%。以上出资根据项目进

度两年内分期到位。同时,双方还将发挥各自的优势,在申请

煤炭资源及开发方面积极开展合作。

“数字矿山基地”项目从此成形,并且双方共同出资成立了一间“山西兰花嘉名科技有限公司”专门运作这一项目,办公地点设在太原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创业街方大创新园3号楼,和山西奥科新得公司同处一楼。

——依上述公告内容,该项目应该是兰花科创的一座技术大楼或“指挥中心”,但据公开资料,兰花科创所属矿井、煤层气、化工厂等生产系统,基本都在距太原300多公里的晋城市范围,为什么要到太原市建设信息处理系统,公告中没有说明。

根据兰花科创2011年、2012年年报中对嘉名科技公司经营范围的描述,该公司则仅仅是“软件开发与转让”。——这与“临2010-01”公告所述差异更大,形成另外几个疑点:仅开发矿山管理软件是否需要5亿多元投资,如果仅仅开发软件何以称为“基地”,开发软件是否需要“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

接下来的3年中,这间“嘉名科技”只有一次被特别提及,就是奥科新得一方“因国家土地政策原因”无法按原约定进行第三期出资,股东对公司注册资本和股比作了调整。兰花出资额不变,奥科新得只出986万元,注册资本相应减少为50810万元,兰花持股上升为98.06%,奥科新得占1.94%。

此外,公开信息中没有任何关于这间公司经营状况的描述,“数字矿山基地项目”始终以“期末实付资本49824万元”的方式静静地趴在报表中,直到2013年。

2013年1月11日,兰花科创突然发布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第二次临时会议决议公告(临2013-001),称董事会于9日通过决议,决定对山西兰花嘉名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清算注销。3月14日,兰花的另一则公告说清算已结束,兰花嘉名已正式注销。公司对兰花嘉名公司实际投资
49,824 万元,清算收回投资 50,546.26 万元。

4.98亿元投资,从2010年至2013年“投资”三年,赚到772.26万元。——这约相当于一年定期银行存款利息的13.7%,相当于三年定期银行存款利息的12%。

“数字矿山基地”为何不能建设?兰花“临2013-001”公告解释:

 

由于山西省煤炭行业政策、市场等外部环境变化,兰花嘉名拟开展的数字矿山基地项目未实质性推进。根据公司“强煤、调肥、上化、发展新能源新材料”发展战略,为进一步突出主业,减少非关联投资,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经与奥科新得友好协商,双方就收回出资解散兰花嘉名达成一致意见,董事会同意对兰花嘉名公司清算注销。

 

据本报记者了解,山西省2009年推开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政策后,煤炭行业政策在2010-2013年间没有其他特别重大的变化,在煤矿安全设施配置、提高科技装备水平方面和此前一样一直是采取鼓励政策的。煤改之后,吨煤投资成本上升、煤价下降,提高煤矿数字化水平更为必要,兰花科创这一解释颇显牵强。

嘉名科技确定注销消息发出后,金融界网站发表了署名为张冰的一则质疑性报道,题为《兰花科创数字矿山项目两年无果而终》,报道在最后写道:“对于这笔投入资金的投入去向,公司方面亦未作出解释,这不免让市场对于公司投资该项目的真实目的有所怀疑。”——但仅仅到怀疑为止,未有媒体进一步追踪这个项目的真实性。

而据《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太原调查,此项目已在两年前变身为两幢豪华的商业地产,而且巧的是,买下其中一幢的新主人,正是兰花科创的大股东——兰花集团,另一幢的新主人,是同样地处晋城的另一著名国企,晋煤集团。

坊间称这两幢相邻的长相相同的大楼为“太原双子座”,据说部分楼层将成为“七星级酒店”。“太原双子座”座落的位置,正是“太原市汾河东畔核心板块地段”,“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中国经营报》记者实地采访该楼盘附近单位人士,他们证实,高新技术开发区创业街上嘉名科技公司姓胡的两位年轻姐妹,正是建设双子座的“美女大老板”。

兰花科创的“数字矿山基地”和目前“太原双子座”确切关系是什么,需要搞清楚嘉名科技公司的数字矿山建设在2010-2013年间有没有启动和运行,进展到哪一步停了下来,还是就没有启动;更重要的,需要知道嘉名科技公司账上5个亿资金有没有动用过,流向如何。

《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手机、办公电话、传真、电子邮箱等多种方式向兰花科创公司及其董事会秘书王立印先生求证嘉名科技公司运行情况,均无应答。

记者在山西省属国企领导层找到的一些私人朋友都称:胡姓两姐妹通过某省级领导的关系,向兰花科创和晋煤集团分别借到5亿元开发楼盘,楼建好后又以每幢7.5亿元的价格卖给了兰花和晋煤。而这一省级领导,即指向金某。

胡氏姐妹花

胡氏姐妹是何许人?《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太原找到一位接触过两姐妹的官场人士,他向记者讲述了他了解的一些情形。

胡氏姐妹是晋城人,较早时候已经在太原市从事软件、电子产品方面生意。五六年前,某位厅级领导丧偶,有人帮他介绍对象,胡氏姐妹中有一人也离异,胡氏姐妹从此踏入这一圈子——厅级以上干部的圈子并不大,且基本互相都认识。这桩婚姻最后没有谈成,胡氏姐妹却以其过人的风姿和美貌不断被这一圈内人带着去出席社交活动,成为这一官场圈子中的“公共红颜知己”。

五六年前,上述官场人士自述在一个饭局中见过两姐妹,二人大约二十几和三十几岁的样子,很漂亮而且穿着开放,内衣透亮到可以走光。

有一回,此圈内人带着二人去参加一个有金某在场的聚会,姐妹二人认识了金书记。此后,二人基本不再在以前的“厅官圈子”露面。再后来,人们知道二姐妹掐住了山西多家国企,用它们的钱在盖楼。

本报记者在太原市计算机行业内了解到,两姐妹中的胡霞(化名)至迟2000年之后确实在太原市做软件方面生意,2007年还获得过山西省科协“科技奉献奖”个人二等奖。她在长治、晋中、太原都成立有公司,但都不算很大的公司,多围绕着科贸、信息、文化传播之类取名。

胡霞的山西奥科新得公司在太原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方大创新园3号楼办公。这是一幢临街的四层小楼,门房工人告诉记者,姐妹二人租下了整栋楼,2012年他经常见到“美女老板”开车下工地,“她在附近有个工地,盖楼的”,老工人说。而到2013年10月之后,姐妹俩突然失踪,再也没有见过。2013年11月,《中国经营报》记者看到这栋楼门口已尘土满地,一层办公室里的花有叶子枯死,门前台阶上还有狗粪。

《中国经营报》记者得到了胡霞的电话号码,数次拨打显示“已关机”。

国企的角色

 

胡霞姐妹通过省级领导的关系和山西国企们“谈合作”,一些奇怪的、超越一般经济逻辑的项目因此得以完成。

兰花科创因为其公众公司性质,合作企业嘉名科技的“数字矿山”项目被迫清盘,并留下明显的疑点,而其他未上市的国资公司因没有主动披露财务状况之义务,类似合作至今仍是一个“黑箱”。

《中国经营报》记者多次采访中都有线索显示,晋煤集团同兰花科创一样,以某种方式借给了胡霞姐妹5亿元,胡同样用来盖楼;双子座封顶后,晋煤和兰花集团每家一栋,又买下其中一栋。兰花集团买此楼发生在2012年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当时还了解到购楼时发生的一个细节:兰花集团被领导安排7.5亿元买楼,兰花一没有取得集团董事会决议,二也拿不出那么多现金,在这种状态下兰花集团部分高层在本地的晋城银行办了一笔数亿元贷款。贷款尚未取到手时,银监会来晋城检查,晋商银行得知购楼事项和贷款决定都没有董事会决议,非常害怕,紧急撤销了此笔贷款。后来,兰花集团安排其旗下某二级公司出资,才完成了“购楼任务”。

28日上午,记者联系到兰花集团董事长李晋文,李晋文表示,太原“双子座”之一栋确为兰花集团产业,他们会“依组织调查处理结果”决定后面怎么样,现在不便多言。晋煤集团宣传部在回复本报的采访要求时说“领导在太原开会”,未做实质性回应。

通过查阅资料记者得知,兰花集团拥有兰花房地产开发公司,晋煤集团有铭基房地产开发公司,两公司不用自己的开发公司去做房产,而以每平方米1.5万元左右,超过同期同地段均价的价格整体购入商业楼产,其行为都超出企业常规做法。

本报记者还获得信息:被安排与胡霞姐妹的公司“合作”的山西国有企业并非仅有兰花、晋煤两家,尚有其他国企参与了同类操作,被迫购买了其他楼盘,其角色的实质是国资流转给个人的“白手套”。

与胡霞合作的国企多为煤企,其在省城太原盘下的商业楼产并非主业且没有明确的经济功能定位规划。2013年12月,《中国经营报》记者还在太原市规划局采访到,直至采访时,“双子座”所在地块尚没有详规——这表明该两座楼在手续上有重大缺陷。那么,这些“投资”将为卷入胡氏美女生意圈中的几家国企带来什么,更值得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