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逸闲客之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际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字逸客,号悟砚斋主,河东闻喜人,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自幼喜好书法,上溯晋代“二王”,下至明清诸家。在汲取传统基础上,关注当代书法创作趋势,为提高积蓄量 。习作过程中,得到贾大一、柴新胜和乔建堂等老师的指导与帮助,使书艺不断精进。作品入展了2008年山西省煤矿书协主办的“迎百年奥运 铸晋煤辉煌”主题展览,2009年“晋城煤业杯”山西煤炭系统职工书法美术摄影展览,2013年11月荣获中国山东文化产业国际商会、韩国海东研书会、中国国际孔子文化促进会等联合举办的“首届中韩孔子文化书法展”金奖。

唯美的纳兰诗词(转摘)  

2013-12-24 14:27:23|  分类: 媒体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唯美的纳兰诗词

----文 唯美的纳兰诗词(转摘) - 飘逸闲客 - 飘逸闲客之博客 

【木兰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蝶恋花 出塞】
今古河山无定拒。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蝶恋花】
又到绿杨曾折处,不语垂鞭,踏遍清秋路。衰草连天无意绪,雁声远向萧关去。
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今古。明日客程还几许,沾衣况是新寒雨。
【鬓云松令】
枕函香,花径漏。依约相逢,絮语黄昏后。时节薄寒人病酒,铲地梨花,彻夜东风瘦。
掩银屏,垂翠袖。何处吹箫,脉脉情微逗。肠断月明红豆蔻,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菩萨蛮】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菩萨蛮】
隔花才歇帘纤雨,一声弹指浑无语。梁燕自双归,长条脉脉垂。
小屏山色远,妆薄铅华浅。独自立瑶阶,透寒金缕鞋。
【虞美人】
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
银笺别梦当时句,密绾同心苣。为伊判作梦中人,长向画图清夜唤真真。
【南乡子 为亡妇题照】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金缕曲 亡妇忌日有感】
此恨何时已。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
料也觉、人间无味。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钗钿约,竟抛弃。
【南乡子-为忘妇题照】
泪咽更无声,止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前夜雨铃。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落花时】
夕阳谁唤下楼梯,一握香荑。回头忍笑阶前立,总无语,也依依。
笺书直恁无凭据,休说相思。劝伊好向红窗醉,须莫及,落花时。
【金缕曲-赠梁汾】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
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采桑子】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年事,结遍兰襟。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浣溪沙】
谁道飘零不可怜,旧游时节好花天。断肠人去自经年。
一片晕红才着雨,几丝柔绿乍和烟。倩魂销尽夕阳前。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江城子-咏史】
湿云全压数峰低,影凄迷,望中疑。非雾非烟,神女欲来时。
若问生涯原是梦,除梦里,没人知。
【水龙吟-题文姬图】
须知名士倾城,一般易到伤心处。柯亭响绝,四弦才断,恶风吹去。
万里他乡,非生非死,此身良苦。对黄沙白草,呜呜卷叶,平生恨、从头谱。
应是瑶台伴侣,只多了、毡裘夫妇。严寒觱篥,几行乡泪,应声如雨。
尺幅重披,玉颜千载,依然无主。怪人间厚福,天公尽付,痴儿騃女。
【临江仙 寒柳】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