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逸闲客之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际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字逸客,号悟砚斋主,河东闻喜人,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自幼喜好书法,上溯晋代“二王”,下至明清诸家。在汲取传统基础上,关注当代书法创作趋势,为提高积蓄量 。习作过程中,得到贾大一、柴新胜和乔建堂等老师的指导与帮助,使书艺不断精进。作品入展了2008年山西省煤矿书协主办的“迎百年奥运 铸晋煤辉煌”主题展览,2009年“晋城煤业杯”山西煤炭系统职工书法美术摄影展览,2013年11月荣获中国山东文化产业国际商会、韩国海东研书会、中国国际孔子文化促进会等联合举办的“首届中韩孔子文化书法展”金奖。

山西煤炭采空区调查:300万人受灾 处处有鬼村(再续转摘)  

2011-11-06 21:01:45|  分类: 媒体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西煤炭采空区调查:300万人受灾 处处有鬼村(三) 


                                                         根本没有“抗变形房”

  因为赶工,新落成的“洛江沟村”,砂浆未干,门窗未安,还是“半成品”居然就叫村民住进去,不走是不行的,警车警察押送。来自潞安集团的大员和襄垣县政府再三告示全体村民:早就说好了,新村房屋全部是国内最新技术的“抗变形房”!大家放心!

  到底是不是“抗变形房”?

  我们调查中发现,所谓的“抗变形房”,还没使用就因为地层错落而严重变形,有的甚至倾斜。

  村民栗先娥说,政府“援助”的钱,根本不够盖新房,几乎所有村民都借了债,追加建房款,我女婿在新村盖了8间房,搬进新居不久,就发现这8间房子有不同程度的地基下沉、裂缝。因为这事,多年来,我一直向有关部门反映。2005年,时任襄垣县的宋副县长和城建局相关人员承认我们的新居属于危房,并提出由政府出钱重修或给村民拨款由村民自修等方案。我都同意,但没有下文。这8间房半夜掉屑,又开着缝,所以我们至今不敢入住,女婿只能在外租房,这一租,就是8年!

  放着新居不能住,却被迫150元一个月地租房,年过花甲的栗先娥欲哭无泪。

  2011年10月我们到侯旭才家采访时,这个60多岁的村民,穿着沾满灰尘的旧中山装站在自家的院里,呆呆地看着后墙上开裂的大缝隙,唉声叹气。

  他在老村,原有4孔旧窑洞外加4间砖混房,窑洞折旧加上水窖、厕所、果树、猪圈等的补偿后,他又追付了2万元的钱才得以住进已成危房的新居。

  “房屋根本不抗变形!”他说,钢筋细得跟“打毛衣针”一样!

  按“抗变形房”的建筑要求,所有建筑应该具备8根24#的钢筋组成的地梁,8根20#的钢筋构成圈梁和水泥浇筑的构造柱支撑,但在我们的调查中,几乎没有一间房符合这样的要求。

  74岁的村民王计生给我们展示了他从新居卸下的劣质水泥预制板,水泥中的所谓钢筋,就是一根根比牙签略粗而长达2米的“冷拔丝”,其实就是铁丝,脆性,几个回合就拗断了。

  “上党第一村”,我们还看到了在旧址继续着“一个人的战争” 的武振中的“新居”,一片空空的宅基地上,只矗着一间西向的红砖毛坯厨房,没门没窗,“给他的‘援助’(赔偿)太抠,根本造不起房,他又不愿意借债,只好放弃,家也散了。”村民代表姜成秀说,他是受害的极端例子,虽然穷,如果没有采煤机的破坏,原来的生活至少是安定的。

  村民失去原有的家园,被迫搬入新居,又得自己出钱砌院墙、垒灶房、通下水、修厕所、安门窗,还得自己“抗变形”,这无疑使刚刚获得温饱的村民又负债累累,雪上加霜。

  村东,武振中的哥哥因为没钱,勉强盖了房以后,再也没钱砌围墙,他们捡破烂为生,只好养了四条草狗护院。

  要强调的是,“上党第一村”下面的采空区并不稳定,所谓“才离虎口,又入狼穴”,上面的房屋因为根本没有实施抗变形技术,走在萧疏的村里,墙缝开裂的屋子随处可见,村民被潞安集团的“假科技”结结实实地玩了一把。

  为了确认“第一村”是否采用了“抗变形”技术,2011年4月,我们走访了襄垣县城建局王局长,被告知:是否建造“抗变形房”以及怎么施工,都必须凭借相关的“地质资料”,而那份“整理协议”签订后,五阳煤矿并没有将“上党第一村”的地质资料交付给襄垣县城建局,襄垣县政府也没有向五阳煤矿索要。于是,襄垣县城建局在没有接到地质资料的情况下,只能按照普通民房标准对“第一村”进行了常规设计,当然谈不上提供应用抗变形新技术。

  王桥镇政府有关负责人(应其要求匿名)回忆说,当年接到城建局的设计图纸后,发现抗变形技术阙如。为了对群众的生命财产负责,立即对五阳煤矿进行了问询。

  五阳煤矿做了回应。记者调阅的材料表明,2000年7月31日,五阳煤矿在盖有公章的《关于洛江沟新址采空区建房的答复函》中称:该地址“经观测,地表沉陷已经稳定,新建房屋不会受到采空区的影响,在该区域建房是可行的。但考虑到其他因素,为了切实保障村民的利益不受损害,可对房屋基础采取适当措施。因采空区出现塌陷,导致房屋毁坏甚至危及居民安全者,五阳煤矿负责。”

  有了明确复函,王桥镇政府便对“第一村”建设进行了招投标,最终由4家有资质的建筑公司中标,并分包给9个工程队。

  2002年5月,新村的148户的雏形建成,但是否像“抗变形”发明人刘克功所说的“采取了抗变形技术措施”?答案已经在那里了。

  调查过程中,一位曾在70年代就曾任村支委长达25年的村民代表高海林向我们证实,在建新村时,他带领6位村民进行监工。最先造的,是准备迎接验收的“样板房”,其地梁由14#钢筋6根组成(应该由8根24#的钢筋组成),圈梁由14#钢筋6根构成(应该由8根20#的钢筋构成)。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就是这样偷工减料的圈梁,也只有少数房屋具备,多数的房屋根本没有圈梁,且主墙体和隔墙体非常单薄,更严重的是,整体没有一根构造柱!

  《房屋建筑学》规定:由钢筋混凝土浇筑的构造柱(即群众所讲的立柱)是房屋一项重要的抗变形措施,它必须与圈梁及墙体紧密相连,才能加强建筑物的整体刚度,提高墙体抗变形能力。没有构造柱,墙体的抗变形效果就无从谈起。

  我们调阅了设计图纸。在洛江沟新村设计图纸的右下角说明中,也看到“因甲方未提供详细地质资料,地基承载力暂按20kpo设计地基应进行勘探或轻便触探,若探测结果与此不符时,应作变更设计。”

  这就说,“常规处理”了。

  那么,五阳煤矿在洛江沟新村为什么不用抗变形技术?对我们的追问下,五阳煤矿的负责人始终不予回答。

  到底有没有真的“抗变形房”呢?村民代表姜和平说,有的,首先看看现场,旧洛江沟采空区的现场。他说,现场有当年“抗变形”的样板房。

  离开原洛江沟村往西,就是洛江沟村的耕地,大片的小米熟了,大片的玉米也熟了,但因为“采空”,大片的庄稼地也塌了,陷落了。

  天刚下过雨,泥泞的土路不好走,我们的车好不容易翻过一个小山包,蓦地大片“地陷”迎面而来,那就是一大片庄稼地突然凹成了湖泊,雨后积水足足400多亩。

  这就是“采空区”的恶果,姜和平说,塌陷的庄稼地到处都是。他说着领我们走过长长的小路,来到当地著名的“地堑”采空造成的大地裂。庄稼地(原种植红薯)某日突然裂开了大口子,宽达3米,深不见底,长则上千米,无论人畜,一旦掉进去绝无生路,因此村委会树上了告示牌:宽3米,深3(米)或无底。

  作为庄稼地,它们都毁了,姜说,谁还敢种?谁还能种呢?

  从“大地堑”折回里许,就是当地著名的“抗变形”样板房了,姜和平说,要查清潞安集团的猫腻账,就一定要从“样板房”说起。

  从企业战略发展考虑,潞安集团其实早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打起了洛江沟村的主意。

  上世纪90年代中旬,五阳煤矿在洛江沟村的耕地上投资23万元,兴建了三处样式不同的一层平房共计12间,供实验。

  这说明1,抗变形房主要用于采空区建筑,实验的目的在于应用,一旦成熟就大量推广;2,抗变形房造在洛江沟村,就是让村民对抗变形房建立信任,以后让谁住进去,不言自明。

  这12间空置15年的平房作为采空区兴建抗变形房屋的实验房,以4间房为一处,由8根24#的钢筋组成的地梁,由8根20#的钢筋构成的圈梁,再由15根水泥浇筑的构造柱支撑,主墙体和隔墙体较厚;虽经十五六年风雨侵袭和严重地基下沉,却歪而不倒,歪而不裂。

  它们证明,技术本身是过关的,但是否惠及洛江沟的村民则完全是另外一码事。

  2006年12月25日,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督局评定出的第三届安全生产科技成果奖揭晓,由原任五阳煤矿的总工程师、现任潞安集团副总的刘克功发明、经五阳煤矿和煤科总院唐山分院多人申请,在洛江沟新村建设中取得的《高强度开采条件下村庄房屋破坏规律及保护技术研究》成果获得应用科学技术二等奖,并于2007年4月25日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总局网站上以重点推广项目高强度开采条件下村庄房屋破坏规律既保护研究这一科技成果,项目编号AQT-3-12,向全国推广。

  研究这项成果的共9人,有原任五阳煤矿的总工刘克功、地质科的赵洪亮、彭程芳、李红全、唐山分院的张俊芳、滕永海、范志刚等。该成果在应用情况中说“洛江沟村庄新址虽然是老采空区……新址采用了抗变形技术措施:新址建筑物面积约为150亩,到2004年6月份,所有房屋没有出现裂缝,由此说明所采取的措施是有效的、合理的。因此,在老采空区采取就近重建简易抗变形结构农房,也是解决村庄压煤开采的途径之一。”

  这里有个弥天大谎。看刘总的论文:“新址采用了抗变形技术措施”,那是明白无误地肯定“上党第一村”使用了抗变形技术。

  他为什么要如此撒谎?李代桃僵,是否想将旧址的12间实验房来冲抵新址的148户民居?

  2011年4月21日零时15分,山西长治市发生3.2级地震后,“新洛江沟”的所谓的“抗变形科技房”直晃、直掉屑,村民每每谈起此事,无不心惊胆战。他们说:“800多村民住在采空区,纯粹是在炸弹上睡觉。保不住哪天大地震,全完!”

  “上党第一村”,谁说不是“上当第一村”呢?村民原来住得好好的,给哄到了采空区,到了采空区,又给盖了“悬空寺”,然后潞安集团足足赚了4个亿后把乡亲们“撂”下,走了。


这样的警示牌在山西已不鲜见,这样的灾害准确地说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摄影潘文龙
这样的警示牌在山西已不鲜见,这样的灾害准确地说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摄影潘文龙
祖祖辈辈在此繁衍生息的地方眼前成了一堆废墟 摄影潘文龙
祖祖辈辈在此繁衍生息的地方眼前成了一堆废墟 摄影潘文龙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